随着电视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热播

  “十二时辰”成了一个代名词

  问到泉州

  对于这座朝夕相处的城市该如何去描述?

  这里的人们

  用着各种方式

  展现出她的别样韵味

 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。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把一天划分为十二时辰,以知日夜,晓晨昏。

  时光倏忽,作息易变,在朝九晚五的今日,把古老的时间刻度,再次投射在泉州这片土地,每一个时轮里,蕴藏着古城1300多年的诗意和厚度。

  走过古城的每一瞬间,十二时辰不只是周而复始的轮回,更像是祖先留给生活的平仄,把韵脚压在一个个平凡的日子里,演绎生生不息的希望。

  子时|夜半

  23:00-1:00

  子夜初梦,古城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。每月农历廿六的勤佛之夜,开元寺里的袅袅烟火,飘过飞檐朱栏、砖瓦棱角,虔诚的信徒用祝祷的双手,祈愿岁月静好。

  丑时|鸡鸣

  1:00-3:00

  月暂晦,星低垂。天地间似有一双大手,欲把夜幕与白天互相扭转。酣睡的人进入梦乡,街道空了下来,夜班的士疾驰而过,凌晨的洒水车走过,留下一地湿漉漉。

  寅时|平旦

  3:00-5:00

  熬过了最黑的夜,天际显现一丝光明和生机。新门菜市场已是一片忙碌,小贩们挑着担子进城,各类商铺陆续营业,赶路的朝着目的地进发。此时,属于所有为梦想努力的人。

  卯时|日出

  5:00-7:00

  东方泛白,旭日初升,晨光温柔唤醒大地。太阳照在海面,零星鱼儿跃起,似为晨曦欢愉。早起的打鱼人披蓑赶来,撑船、下网,用勤劳奏响劳动之歌。泉港山腰盐场,最美女工的身影,隐没在朝阳的光晕里。

  辰时|食时

  7:00-9:00

  辰时胃经当令,吃一碗面线糊,开始闲适惬意的一天,是很多老泉州人雷打不动的选择。走进熟稔的小店,点一碗面线糊,加入各种小配菜,满嘴鲜美,清甜爽滑,这是家乡的味道。

  巳时|日中

  9:00-11:00

  巳时的阳光不骄不躁,人们用最好的状态,做最重要的事。

  临海古城,繁忙的石湖港,茫茫苍穹下,拖车来回穿梭,集装箱整齐地码在港口,仿佛儿时的彩色积木;洛阳江畔,船工们麻利地将一筐筐蛏苗卸下,等候多时的挑工,把蛏苗抬到岸边,再销往全国。

  午时|隅中

  11:00-13:00

  天宇之中,盛阳高悬,烟火气正盛。写字楼里上班的人们,迎来了片刻放松;送餐员和快递小哥,迎来最忙碌的时刻。一道道美食,治愈了红尘中的胃与心。

  未时|日仄

  13:00-15:00

  日过中天,渐渐往西跌落,美人帐中午睡起。人们从困倦中醒来,继续工作,用力生活。建筑工人们以锤为笔,锻铁作卷,擘画蓝图。

  申时|哺时

  15:00-17:00

  申时的西斜阳光,打在万物,令人有种时光深旧的恍惚。找一间书房,捧一本书,或信步庭外,感受一把中山路的老时光,不失为一桩美事。

  酉时|日入

  17:00-19:00

  金乌西坠,鸟雀还巢。夕照铺在粼粼江面,天地间有一种磅礴的宁静感,在浮光耀金的江水里,卸下满身的疲倦。在老街从黄昏走到华灯初上,忙碌一天的人们收工返家,“锅碗瓢盆”的交响曲渐次奏响。

  戌时|黄昏

  19:00-21:00

  天光褪去,属于城市的夜间狂欢华丽登场。听一听南音袅袅,看一看偶戏偶趣,品一品梨园雅致,在深夜食堂看场球赛,“泉式”夜生活,滋味各不同。

  亥时|人定

  21:00-23:00

  月高升,夜渐深,城市慢慢进入梦乡。天地悄然,一日忙碌至此可歇,安眠休憩,养精蓄锐。远处,灯火点亮晋江水的波澜,也点亮夜归人回家的路。

  (来源:泉州晚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