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今天是世界儿歌日,本报调查发现,新生代的儿歌作品太少且传唱范围有限

  ■业内建议老师要紧跟时代补充自选教材,但要从内容、艺术价值等方面把关

  ■幼儿园常把儿歌融入孩子们的生活中。图为东渡幼儿园的老师在教孩子学唱儿歌。

■民立小学的学生跟着老师学唱闽南童谣。■民立小学的学生跟着老师学唱闽南童谣。

  今天是世界儿歌日。说到儿歌,许多人都会想到《小燕子》等传唱了数十年的经典歌曲。“但是现在学生接受的新鲜事物太多,很多儿歌很难像以前一样一直传唱。”在民立小学担任了22年音乐教师的蔡黄莺如是说。

 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,孩子们在课堂上学儿歌,课后爱哼唱的却常是成人化的流行歌曲,有些孩子甚至在幼儿园就学唱“情歌”。老师们为此忧心,却苦于好的新生代儿歌作品太少。这让人不禁发问:儿歌去哪儿了?

  文/记者 郭文娟 林珊

  图/受访者提供

  现象

  6岁孩子唱情歌吓到妈妈 小学生唱“神曲”让老师无语

  “我悄悄地看着你,你也偷偷地望着我,绕过山,蹚过河,三天五天你装路过,你心里早有我……”6岁的孩子从幼儿园放学回来开口唱《红山果》,市民陈女士听到后很惊讶,问孩子从哪里学的,孩子说是幼儿园老师教的。

  “这不是儿歌吧?现在的儿歌怎么这么早熟?”陈女士说,这歌词也太成人化了,明显是情歌。她说,自己大的孩子今年已经12岁了,上幼儿园时唱的是《两只老虎》《数鸭子》等简单的儿歌;小的孩子正在上幼儿园,唱的却是《红山果》《大王叫我来巡山》等歌曲。

  除了歌词成人化外,甚至还有一些内容不健康的。一名小学音乐老师说,有一次上课前听到学生们在传唱一首歌,歌词内容很不文明、很不健康。她很惊讶,问他们是从哪里学来的,学生说是隔壁班同学在午托班学来的。“一些学生明知道有些所谓的‘神曲’不健康还传唱,因为他们‘觉得有趣’。现在的孩子有很多渠道接触这些,让人防不胜防。”这名老师无奈地说道。

  写给孩子们的歌有不少 但很多传唱范围有限

  “以前的很多儿歌大家都耳熟能详,现在写给孩子们的歌不少,但很多传唱范围有限。” 康乐新村幼儿园老师詹驰说,在幼儿园里,老师会教儿歌,孩子们也会唱,但出了幼儿园,没有唱儿歌的大环境,孩子们唱得就少了。再者,现在的孩子接触面比较广,在家里和父母一起看网络视频,学抖音里的“神曲”,比如《学猫叫》《燃烧我的卡路里》等歌曲,很多学生张口就来。“其实很多孩子并不理解歌词大意,只是觉得模仿很好玩。”詹驰说。

  詹驰说,这几年教材上的儿歌有所创新,收录了一些热门的动画片主题曲,比如《汪汪队立大功》《巧虎》等,这些孩子们都比较喜欢,学起来也容易上口。此外,教材中传统歌曲的比例也增大了,孩子们可以从儿歌中了解传统文化。但是,有些内容与实际生活的联系不是那么紧密,比如说唱脸谱,澳门永利娱乐场网赌的孩子基本感受不到。

  教材没有跟上时代发展 部分内容与孩子的生活脱节

  “音乐教材上有些歌不好听,唱起来很拗口,老师都觉得枯燥、没新意,孩子怎么会喜欢?”在岛内一所公办小学教音乐的吴老师说,有些歌只是因为某些章节要教一些音乐知识,比如,要教二声部,它符合,就被编进教材。但实际上,真的不好听。

  在她看来,经典儿歌可以传唱,但教材上有些歌曲实在太老了,离孩子们的生活太远了,已经跟他们的生活脱节了。“教材太落后,跟不上时代发展。”她说,孩子们课后爱唱网络“神曲”、流行歌曲,这种现象在高段的学生中特别明显。很多学校都会举行校园歌手赛,高段孩子唱的多数是流行歌曲。

  “五六年级的孩子很多都不喜欢课本上的歌曲。”在翔安某公办小学任教的杨老师说,到了五六年级,一周只有一节音乐课,教材上的内容都可能上不完,老师很难再增加一些自选内容。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又开始有点自己的想法,更喜欢学唱成人化的流行歌曲。

  分析

  儿歌审美情趣其实提高了

  老师要紧跟时代补充自选教材

  蔡黄莺认为,这些年儿歌最大的变化是歌词旋律在原学科的基础上有所创新,比如,歌词内容与时代接轨,如《飞天曲》等。儿歌的旋律更加完美、悦耳。另外,因为教材更新没那么快,所以,老师还要紧跟时代自选一些补充教材。

  “和以前的儿歌相比,现在的儿歌审美情趣提高了。但是现在学生接受的新鲜事物太多,很难像以前一样一直传唱。”蔡黄莺说。

  什么样的儿歌适合孩子

  老师要认真筛选过滤

  日光幼儿园园长王晓虹说,孩子们在幼儿园唱的儿歌是渗透在一天生活中的。比如,洗手有洗手歌,排队有排队歌,上床午睡前也有睡觉歌。把儿歌融入孩子们的生活中,朗朗上口更易学,也能培养好习惯。除了教一些传统经典的儿歌,老师们也会选一些比较新的、受孩子们喜欢的儿歌,但一定会从内容、艺术价值等方面进行把关。“什么样的儿歌适合孩子们,好不好,老师们都会认真筛选、过滤。”她说。

  观点

  儿歌创作“吃力不讨好”

  推广更是难上加难

  “好的作品并不是没有,但不多。”湖里区教师进修学校音乐教研员陈亚好说,现在的儿歌创作较少。

  著名儿童歌曲创作人、武汉音乐家协会理事万飞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“儿歌创作几乎是零回报,导致其自生自灭。”他称,儿歌创作专业性很强,太流行的曲风孩子们唱不了,太老套的他们又不爱听,尺度很难把握。此外,儿歌推广更是难上加难。发表一首儿歌,稿酬有时不到百元。长此以往,谁还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?

  延伸阅读

  闽南童谣现存上千首

  澳门永利娱乐场网赌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周长楫介绍,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留存下来的闽南童谣应该有上千首。他说,闽南童谣可以分为时政、民俗、动植物、日常生活、游戏娱乐、谜谣六大类,他所编写的《闽南童谣500首》一书中就收集了500多首。

  闽南童谣多数是多人集体创作的,属于民间口头文学。它在流传过程中,还具有变异性,同一个题材的内容往往会有不同版本。在他所编写的《闽南童谣500首》中,《天乌乌》就有17个版本,而《月娘月光光》也收集了7个不同的版本。

  (来源:澳门永利娱乐场网赌晚报)